小样的杂货铺
[中]余华《黄昏里的男孩》
  1. 首页
  2. 书籍推荐 | 标签:, | 2021/6/30

作者

  余华,1960年4月3日生于浙江杭州,中国当代作家。      《黄昏里的男孩/余华作品》收录了十二篇作品,这是我所有中短篇小说中与现实最为接近的作品,可能是令人亲切的,不过也是充人不安的。我想这是现实生活给予我们最基本的感受,亲切同时又让人不安。      这些中短篇小说所记录下来的,就是我的另一条人生之路。与现实的人生之路不同的是,它有着还原的可能,而且准确无误。虽然岁月的流逝会使它纸张泛黄字迹不清,然而每一次的重新出版都让它焕然一新,重获鲜明的形象。这就是我为什么如此热爱写作的理由。   

查看

  借助kindle阅读

阅读摘录

  世界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恶。衣衫褴褛的男孩在束缚中痛苦地呻吟,仿佛落魄的神祇。 自序   回忆无法还原过去的生活,它只是偶然提醒我们:过去曾经拥有过什么?而且这样的提醒时常以篡改为荣,不过人们也需要偷梁换柱的回忆来满足内心的虚荣,使过去的人生变得丰富和饱满。 空中爆炸   这就是婚姻,我要和她寸步不离,这是作为丈夫的职责,直到白头到老,哀乐响起。 蹦蹦跳跳的游戏   在街头的一家专卖食品和水果的小店里,有一张疲惫苍老的脸,长年累月和饼干、方便面、糖果、香烟、饮料们在一起,像是贴在墙上的陈旧的年历画,这张脸的下面有身体和四肢,还有一个叫林德顺的姓名。 为什么没有音乐   “他一动不动。” 我为什么要结婚   我才二十四岁,可我这一个星期过得像个忙忙碌碌的中年人一样,我不能和自己的青春分开得太久了。   他们婚后的生活看上去很幸福。 阑尾   “说起来你给我生了两个儿子,其实你是生了两条阑尾,平日里一点用都没有,到了紧要关头害得我差点丢了命。” 我没有自己的名字   我是谁?我看着他们嘿嘿地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没有自己的名字,可是我一上街,我的名字比谁都多,他们想叫我什么,我就是什么。   他们叫了我几声来发,叫得我心里咚咚跳,我就把狗从床底下叫出来了。想到这里,我摇起了头,我摇了很长时间的头,摇完了头,我对自己说:以后谁叫我来发,我都不会答应了。 炎热的夏天   “有些人整个夏天里都穿着短裤,还光着膀子,拖着一双拖鞋到处走,他们没关系,我们就不行了,我们这些机关里的国家干部得讲究个身份,不说是衣冠楚楚,也得是衣冠整洁吧?” 在桥上   “我现在是最不想做父亲的时候。” 他们的儿子   以后的日子也许会越来越艰难,他们并不为此忧心忡忡,他们看到自己的儿子已经长大了。 黄昏里的男孩   他看着对面的男孩,这个穿着很脏衣服的男孩,把一只手放在他的水果上。他去看男孩的手,指甲又黑又长,指甲碰到了一只红彤彤的苹果,他的手就举起来挥了挥,像是驱赶苍蝇一样。 女人的胜利   男人最喜欢发誓,他们的誓言和狗叫没有什么两样,你不要相信。 朋友   我看到晚霞映红了他们的身体,一直看到黑暗笼罩了他们。

    本文共1148个字,by 小样

 一共0条评论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吧!



Copyright © 2017.4- 林洋洋 | 有故事的个人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