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E.V.卢卡斯(Edward Verrall Lucas,1868—1938),20世纪英国著名作家、评论家。曾担任英国著名的《笨拙》杂志编辑数年,逐渐成为一名多产作家。一生创作了一百多部风格朴素、行文轻快的随笔作品和旅行游记,包括《旧灯新燃》、《旅行者的奖赏》、《就在几天前》等。其最重要的作品是《查理-兰姆传》和《查理和玛丽·兰姆通信集》。
  
  副标题:他是兰姆之后,也是“漫游者”沿途的风景,是荡涤心灵的世界,带你感受不一样的东西文化。
  《东西世界漫游指南》是英国著名作家卢卡斯的散文精选集。卢卡斯是20世纪英国作家、评论家,是兰姆之后,英国散文卓有成就的传人。本书从杂感、随笔、游记、作家传记与追忆等几方面精选了卢卡斯的散文代表作。

查看

  于2019-08-04图书馆借阅

阅读记录

  周一综合征:Mon-dayish,周一如此遭人嫌弃,无非是因为它开启了大家需要工作的整一周【要是我是个商人,我敢肯定,在周一我会抛出股票、亏大本,周三、周五大赚一笔,周二、周四不赚不亏】{布莱顿、伦敦}。-第4页(共277页)
  火:只有在火炉前,人才能如此地坦露心扉。【“哦,生起一堆明亮的炉火吧!”—爱德华·菲茨杰拉德】{吉普赛、伦敦}-第13页
  路与拐杖:梣木(钝角手柄)。【对好的拐杖就应该有这种一见如故的情愫】{苏赛克斯郡}-第17页
  雕花玻璃碗:三个女人的书信,为了两破碎的碗,可见实话实说的重要性,说了才能心安。【我亲爱的妈妈,-我现在简直乐坏了。她不来了】-第26页
  同体大悲:她的腿没有瘸,只是今天是她的瘸腿日。另外的那些孩子也没瞎,今天是他们的眼盲日。【在目睹他人的痛苦之后,还会对他们的悲伤无动于衷吗?】-第31页
  古铜之光:我们希望,比起真实的我们,你们眼中的我们要更为优秀。【我们相信,比起这个熟悉的自己,那个真实的自己要优秀许多。】-第35页
  奇观:【吾之蜜糖,彼之砒霜。】-第40页
  猫头鹰:它是邪灵?【我们也许永远无法得知猫头鹰的本性,它们是否真如传说中描述的那般智慧过人,还是只是表面看来如此;它们难道真的是凶兆,还是仅为古怪的食肉禽鸟。】-第44页
  非常之晨:
  历险之前:没有书的话,我们应该会接受生活就是如此的单调乏味,即便五月夜晚的伦敦也不会让它变得更有意思。
  成为别人:我站在门口看了看摆出来的样片,便也加入到排队的人群之中,倒不是为了照几张相,而是想要观察一下在这里的青年男女们,这种欢乐的消遣活动让他们得以逃离现实,换句话说,让他们变成自己更想成为的人。
  艳羡的毒:她那健忘的大脑令她全然忘却那次的社交晚宴,却让她清醒地记起平素休息的时间到了,于是她心安理得地在床上躺了下来。
  倾听者:明天又会是天堂,因为我们会再次相见。
  黑色的秘密:我们刚抓住了现在,它却马上变成过去。
  一堂课:不管是否存在另一个自我,但我所闻的上海的这个我,定会妨害我的生活,改变我的性格。
  完美客人:完美的客人需做到以下几点:看戏时,跟随他人的选择,不要过分强调自己的兴趣;不要过分显露自己对舞会的想念;吃饭时,不要摆过多的刀具,以免女主人弄不清楚,导致局面尴尬。
  雀友:巴黎圣母院双塔上那令人惊艳的玫瑰花窗,你下次去,它还在那儿。但是波尔先生却不会永远站在那儿,这就是我想说的。
  金雕先生:幸运的是,你将永不会失去那些你未曾拥有过的东西。VS  爱过尔后失去,好过未曾相爱。
  北方巫师:是不是这种贫穷的生存环境令他愈发地走向内心世界?看来,诗人既可能是天生的,也有可能是后天环境造就的。
  天真与冲动:难道这些缺乏自我保护的人不是至诚至善之人吗?赌徒、漫不经心者、一晌贪欢之人:他们难道不是活得最为恣意的人吗?
  物什:你这房子这么好,想死的话都舍不得呀。
  异乡的家:说来也怪,在这一生中我们有时要做出一些重大的决定,影响我们的却偏偏是些细碎之事。
  店:我们很少将想法付诸于行动,但我们喜欢时不时地琢磨一番。
  买卖:商人定个价位,以期索取他所能获得的最大价值,而顾客付钱之后,与商人再无瓜葛。
  意大利蚊:他没有做出任何抵抗:就那么死了,用我自己的一摊血来祝贺我。得此回报可着实奇怪。
  世界的欲望:卓别林是那类乡村傻瓜的近亲,天生的蠢蛋,却也因此恣意地生活着,不管不顾,他就像是希腊神话中的巨人安泰俄斯,每次被击倒后,再次站起的时候会变得更强悍。
  受害者:他对这座所谓的欢乐之城的不满就在于那泛滥的假钱,关键巴黎人还喜欢将这些假钱用在外国人身上。
  机会:你们硬是让一个非常诚实的人做了贼,准确的讲,偷狗的贼。
  泡沫:能不能稍微照顾一下布兰克太太,她挺有魅力的。她和丈夫生活在南太平洋一带。
  守时:我开始问问自己,为什么我就得干等着,又饿又怒,为什么他们就可以姗姗来迟,直接坐下来吃饭?
  秘密通道:一个人有如此的行为,这也难免世人会有过度的浪漫联想。
  两位绅士: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时刻保持最佳的风度。
  为母而战:我的裁决是,两位都很幸运,这把年纪,母亲都还健在。
  不同的观点:他要是坐下来吃饭,再让其中一位先生站起来服务他,外人也看不出差别吧。
  宝玑表:如果偶然碰到一个新词,那么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你会不断遇到它。
  偷窃:不断发现他人的荒诞,是舒缓人生痛苦的一大良方?
  诱惑:人的记忆真是爱捉弄人,你无法解释,也行记忆就是如此-以辜负我们的期望为乐。
  做个外国人:人这一生可能遇到的最不幸的事情有这么一件:在国外生活多年后重回故国,发现自己成了外国人。
  印度:
  无声的脚步:印度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毫无野心的国家?(德里,孟买)
  老爷:被人称做老爷是多么荣耀且令人兴奋的时刻啊。(马赛)
  变化莫测的市井百态:左手是两手中低贱污浊的那一只?(加尔各答)
  印度的鸟儿:一个国家特有的鸟类比起生活在这里的人儿,更能够彰显那种异域性。(鄂霍拉,瑞辛纳)
  寂静之塔:孟买最奇异的景观,是帕西人进行丧葬的地方。(象岛)
  德里:如果你在印度只能待短短的七个星期,为什么不一直待在德里呢?(红堡,泰姬陵)
  阿格拉与法塔赫布尔•西格里:泰姬陵是那位痴迷与建筑的帝王沙贾汗下令为他挚爱的女人所修建的陵寝。
  圣城:于僧人处暂脱烦扰,叹世间万物本无常。(贝拿勒斯)
  加尔各答:它就在那里,大到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空间,里面还有一个赛马场与一个板球场。(马坦公园,圣约翰教堂)
  离开:前往日本。
  日本:
  开场白:这世上只有一座富士山啊,它是那么的美、那么的怡人。
  这片小小的土地:小巧是日本当代艺术的一大特征,小巧意味着最精致的细节、精美繁复的抛光。(京都,东京)
  稻田:整个日本被切割成一块块颇为可笑的小长方形。(桂川)
  咋看之下的物质主义:每个人都是忙碌的;每个人看上去都很高兴,至少不是那么不满意。(富士山)
  看见富士山的第一眼:这座崇山那安详、空灵的隔绝感,这座山从平原上拔地而起,壮阔并拥有几近完美的对称。(横滨)
  两场葬礼:他说当灵魂即将升入天堂时,活着的亲人们应该开心点。
  小小年纪的艺伎:姿势的变化与扇子的巧妙移动。
  礼仪:如此煞费苦心的彬彬有礼,这在西方人的眼里几乎就等同于作戏了。
  戏剧:西方观众对新鲜的渴望几乎有点病态,但据我所知日本观众一点都没有这种渴求。(东京)。
  宫之下:日本有太多的细碎、太多的物质主义,太多的不协调,但富士山也在那里,它俯视天下,从容、睿智、可爱到无法形容,正是因为它在,我会再去日本的。
  美国:
  舒心的民主:美国的民主制度,每个人都被视为真诚可亲之人,直到你真正做了坏事,这种印象才会被打破。
  旧金山:每个人离开故土后,都有点急于彰显自己的国籍,以与外国人保持区别。我们的心中也许牢牢地插着自己国家的国旗。

@林洋洋博客 采用 CC BY-NC-SA 4.0 授权协议,转载请注明来源,谢谢!(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果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