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停,一直开下去就好了!”
  倚靠在车窗边,车子的颠簸,使他的头与车窗一、二、三下…地撞着,长期下来,在他的左额头上留下了一道疤痕。
  
  客车所行驶的路线,他闭着眼睛也能知晓到达哪个地方。
  每周的往返,不知觉间,他已变成了两个人。
  
  周五的傍晚,他独自一人站在路边等待着未知何时到来的客车,话说客车大多很准时。
  坐在归途的车子角落,他经常玩的游戏就是,闭上眼睛后,啊,这个拐弯后肯定是..!睁开眼,激动地观察车窗外的事物,人,树。途中,他有时会看见同学走进家门,那是她的家?不止一次。
  如遇下雨天,他只能看着车窗玻璃上的雨滴,汇成一条河流,流到低处;偶尔也会有几滴孤零零地雨滴站在一旁,被抛弃了?不随波逐流?他开始轻轻地用手背击打车窗,就这样,雨滴终于融入了河流之中。
  到达故乡前,他都会出现间歇性地记忆缺失,是睡着了吧!
  醒来时,天已黑了。他走下车子,跑向那个他所期待的家。
  
  他坐在客车里一个多小时,到家或是到学校。也就是说,他需要在这一个多小时里,来包装自己?
  
  周一的清早或是周日的下午,是他离开家,去往学校的时间。两个时段出发,感受不一样,为什么?他最终了选择了周一,五点多就要爬起床,准备东西,包裹总是鼓鼓地,还有就是他的伙食费,放在枕头下。
  天还没亮,他就走在故乡路上,路过小不点的家,学校,小溪,最终到达车站,他期盼着可以坐上首班客车,那样,就不会迟到了。
  刚坐上客车的他,不时望向故乡这个小村子,哭了起来。
  
  家和学校是两个点。
  明明知道,有始点,也就有终点,可他总是希望客车可以一直开下去,永不停歇。

@林洋洋博客 采用 CC BY-NC-SA 4.0 授权协议,转载请注明来源,谢谢!(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果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