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姐一如往常地用本地话笑着说:“三颗黑痣,排排站”。
  从小学开始,学姐三年级,他二年级;…;学姐高二,他高一。
  对于学姐的嘲笑,他的态度也发生了潜移默化的改变。
  他想着:脸上的三颗黑痣何时才可消失啊?
  
  三颗黑痣太整齐了吧!它就长在鼻孔下,一条直线地,更确切地说是四颗。
  招人嘲笑,就连家人也不例外,为此打算把它祛去。受够嘲笑的他,正偷偷窃喜着。可她的一句话:”长大后胡子会遮住,没必要去的”。
  从那开始,他明白了用胡子遮住它真的是不错的想法,他接受了它?话说回来,什么时候才可以长胡子啊?
  
  大多数时候,他是忘记了它的存在。可在镜子,水的倒影,他人的眼神里,它时刻提醒着他,它是属于他的一部分的。
  就这样,它成为他生活中的一部分,即使没有胡子遮住,他照样可以正常地生活,或者说,它的确带给他诸多好运。很奇怪吧,最终他还是接受了它!
  
  多年过去,身处夜晚中的他,依旧可以摸到脸上那三颗黑痣的位置。不知为何,他突然笑了,就像当初嘲笑他或者它的人那样。没有人知道他在笑什么,是它?自己?
  他如此依赖它,依赖一切陌生的事物。他不停地去适应一场又一场变故,随波逐流,顺从一切,接受一切。

@林洋洋博客 采用 CC BY-NC-SA 4.0 授权协议,转载请注明来源,谢谢!(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果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