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J·D·塞林格(1919年~2010年),美国作家,1919年1月1日生于纽约。父亲是犹太进口商。他的著名小说《麦田里的守望者》被认为是二十世纪美国文学的经典作品之一。2010年1月27日,J·D·塞林格在位于美国新罕布什尔州的家中去世,享年91岁。
  
  主人公霍尔顿是个中学生,出身于富裕中产阶级的十六岁少年,在第四次被开除出学校之后,不敢贸然回家,只身在美国最繁华的纽约城游荡了一天两夜,住小客店,逛夜总会,滥交女友,酗酒……他看到了资本主义社会的种种丑恶,接触了各式各样的人物,其中大部分是“假模假式的”伪君子。霍尔顿几乎看不惯周围发生的一切,他甚至想逃离这个现实世界,到穷乡僻壤去假装一个又聋又哑的人,但要真正这样做,又是不可能的,结果他只能生活在矛盾之中:他这一辈子最痛恨电影,但百无聊赖中又不得不在电影院里消磨时间;他厌恶没有爱情的性关系,却又糊里糊涂地叫来了妓女;他讨厌虚荣庸俗的女友萨丽,却又迷恋她的美色,情不自禁地与她搂搂抱抱。因此,他尽管看不惯世道,却只好苦闷、彷惶,用种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安慰自己,自欺欺人,最后仍不免对现实社会妥协,成不了真正的叛逆,这可以说是作者塞林格和他笔下人物霍尔顿的悲剧所在。

查看地址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1P85dGtQgKukWGztczAbzqw 密码:1v0g

阅读笔记

2018-11-07(星期三)
序幕:
  我虽生活在这个世界,却不属于这个世界。还没开始看哦…

2018-11-07(星期三)
第一节:我被潘西中学开除了,打算来一场告别,故事也就在离开潘西中学那天讲起。潘西中学的一些事情,我爬到高高的汤姆孙山顶上看赛球,很少看到女的,这里说起校长的女儿赛尔玛·绥摩(我觉得,她挺好的)。要去向我的历史老师老斯宾塞告别,所以没去看球赛;与斯宾塞太太问候,问斯宾塞先生好吗?他的感冒好了没有?斯宾塞太太叫我自己去斯宾塞先生的屋子看看。-第6页(共217页)
第二节:因为我这一走,是再也不回来了。是斯宾塞先生叫我来的,可我有点后悔!斯宾塞先生问我先去退学的原因(这次是第四次),以及拿出我的历史考卷读了起来,而且不住地往床上扔东西,可又老是半路掉下,他又穿着那件破旧的浴衣,还裸露出他的胸膛,房间里又弥漫着一股象征流行性感冒的维克斯滴鼻药水气味,我实在呆不下去了,站起来并撒起谎要告辞。随手带上门,向起居室走去,忽然又听到他大声跟我嚷了些什么“运气好!”,想起就会觉得这话真是可怕。-第18页

2018-11-11(星期日)
第仨节:我在潘西的时候,就住在新宿舍的“奥森贝格纪念斋”里。从斯宾塞先生那里回来后,在宿舍里看《非洲见闻》,来了个人。除了我,整个宿舍里恐怕只有他阿克莱一个没去看球。阿克莱是那种圆肩膀、个子极高极高的家伙,差不多有六英尺四,牙齿脏得要命。斯特拉德莱塔由于好心叫他偶尔刷刷牙,阿克莱就对斯特拉德莱塔恨之入骨。我与阿克莱的对话,书也看不下去了,斯特拉德莱塔回来后,与他问候,阿克莱就走了。斯特拉德莱塔向我借衣服,刮脸。-第29页

2018-11-13(星期二)
第四节:斯特拉德莱塔一边刮脸,一边吹着《印度之歌》口哨;这一大段基本都是斯特拉德莱塔和我的对话。约会,写作业,斯特拉德莱塔与阿克莱的区别,借衣服,还有他的女朋友琼·迦拉格,其实我认识。斯特拉德莱塔出门,阿克莱就来了。-第38页

2018-11-15(星期四)
第五节:在潘西,一到星期六晚上我们总是吃同样的菜,老绥摩的骗局。打雪仗,仨人同去看电影。帮斯特拉德莱塔写作文,我对描写房屋之类的东西不太感兴趣,所以索性描写起我弟弟艾里的垒球手套来(艾里已经死了)。写完后把艾里的名字换了,再把垒球手套上面的诗抄下,就写好了。-第43页

2018-11-17(星期六)
第六节:斯特拉德莱塔跟琴约会后回来时候的情景。我和斯特拉德莱塔打架的事情,先是斯特拉德莱塔责怪我没把作文写好,再是我责怪斯特拉德莱塔连约会的对象的真正的名字。我一直骂斯特拉德莱塔窝囊废,打的我都是血,后来我也不说了,他走开。我走进老阿克莱邋遢的房间里。-第49页

2018-11-20(星期二)
第七节:主要是我和阿克莱的对话,我今天晚上睡在爱利的床,可阿克莱这主人当的真好,很快他打起鼾。刹那间我改变了主意,决计到纽约的旅馆里开一个房间,离开学校,于是快速准备的行李。我的全身力气大声喊道:“好好睡吧,你们这些窝囊废!”。-第56页

2018-11-21(星期三)
第八节:坐火车的时候遇到欧纳斯特·摩罗的漂亮母亲,与她聊起欧纳斯特·摩罗,欧纳斯特·摩罗老是在走廊上拿他的湿毛巾独别人的屁股,我老是撒谎,骗这位太太说,我叫鲁道尔夫·席密德,班会选举的事情,摩罗太太就会老以为欧纳斯特·摩罗是个十分腼腆、十分谦虚的孩子。又骗她这次出行是为了动手术,拒绝她的邀请,编造了我和祖母要一块儿到南美去。-第62页(小样 新历1121生日快乐!!!)

2018-11-23(星期五)
第九节:下车进了潘恩车站,头一件事就是进电话间打电话,可是没有想到要打电话给谁。坐上了汽车,问司机“你知道中央公园南头浅水湖附近的那些鸭子吗?在湖水冻严实以后,你可知道这些鸭子都上哪儿去了?”,住进旅馆(里面的人都是神经病,女装大佬,互喷睡的男女)。后来打电话给费丝小姐(妓女?),想请她喝酒,由于时间问题,搞糟啦。-第72页

2018-11-25(星期日)
第十节:走进夜总会紫丁香厅,乐队是糟得要命的布迪·辛格乐队,而且只能和可口可乐,遇到三位傻女人,老是东张西望找电影明星,后来与她们每位跳舞。金发女郎蓓尼丝,她是我生平遇到过的跳舞跳得最好的姑娘之一,跳舞时东张西望,我问的问题都白问。两个特别丑的叫作马蒂(我骗她看见了电影明星加莱·库拍)和拉凡恩。她们一走,我也就离开了紫丁香厅。-第82页

2018-11-26(星期一)
第十一节:出去到休息室的半路上,我脑子里忽然又想起琴·迦拉格来。认识开始,整个夏天我们差不多天天早晨在一起打网球,天天下午在一起打高尔夫球,与她乱搞。叫了辆出租汽车,要司机送我去“欧尼”。-第87页
第十二节:又问了司机同样的问题,可是司机的脾气,而且老是答非所问,问鸭子哪里去了,他老是说鱼冬天会不会死。欧尼弹钢琴,你真该听听他弹完时听众的那阵声音,你听了准会作呕。遇到莉莉恩·西蒙斯(与我哥哥DB相处过)和海军。-第93页

2018-12-03(星期一)
第十三节:想起手套丢失的事情,可能是胆小,或者是不在乎。回旅馆时,遇上开电梯的家伙说,要不要个小姑娘玩玩吗?我接受了。在房间里对待她的到来。她是一位和我一样大的少女,没想到当妓女,她好像要干什么,老是问我有没有手表。-第104页

2018-12-04(星期二)
第十四节:孙妮走了,就剩下我一人,想起宗教的事情。孙妮和毛里斯来了,被他们勒索了五块钱,还被打了。-第110页

2018-12-13(星期四)
第十五节:遇到两位修女的事情,以及说起姨母。与萨丽·海斯约好了要去看日戏。-第119页

  由于翻译的好恶心,看不下去了,全是都是“脏话”…

@林洋洋博客 采用 CC BY-NC-SA 4.0 授权协议,转载请注明来源,谢谢!(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果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