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二年级的一通电话,不带任何悲伤情感的他,就奔赴外公的葬礼。
  他来的早,坐在石阶上,急匆匆赶来的人都与他打招呼,聊天。由于母亲的关系,他一向就与舅姨,表亲方的人较熟悉。他有说有笑的附和着,殊不知记忆已慢慢浮出水面。
  
  听见呼唤声,他跑到外公的床前,小心翼翼地坐在椅子上,外公和他说话,并拿出糖果给他后,由于屋子散发出奇怪的味道,他就急匆匆的跑开了。从他有记忆起,外公的行动就不方便,一直在床上,那一间小屋里的一张床,一蚊帐,一桌子,一椅子,以及味道却温馨了他的童年。
  
  参加外公的葬礼仪式的人们基本都到了,唯独他的二舅迟迟没来,关于大人们的事,他确实不懂。仪式即将开始,二舅突然出现与小舅闹起来。在这吵闹声中,关于外公的死,他的悲伤情感出现了。
  
  外公由于身体越来越不好,搬到县城的小姨家里,就是这个原因,他对于外公的感情慢慢退化。每逢暑假,他才会去小姨家玩几日,外公听见他来了,还是会呼唤着他。外公的身体每况愈下,从五楼搬到了一楼,不知过了多久,直到一日小姨送饭时,外公安静地躺在里面,一动不动。
  
  大伙都去酒店吃饭去了,他被派来给小姨送饭。小姨安静的坐着,思考着,为这夜晚增添了些许悲凉的气息。酒店的那头,欢天喜地的吃饭,聊天。而在一棺材的那头,是小姨一人为外公的洗礼,还有他的静默。
  经过一整晚的祭奠与跪拜后,隔日,众人前往殡仪馆,这也是他陪外公的最后一段路,火化后,再将骨灰送到当地的寺庙,这场滑稽可笑的葬礼结束了,大伙急匆匆的离开,而他竟流泪了,被母亲发现后,他笑着跑向母亲,也离开了。
  
  那呼唤声陪伴着他的童年,一场葬礼也使他看清楚许多事情。兄弟俩的葬礼大闹,或是私心,或是他们对外公离去的悲伤情绪无处发泄;小姨的一人的祷告;酒店聚会有多少人展露出对外公离去的悲伤?
  外公的爱也就是那时起,他才又重新拾起的。那股奇怪的味道还能找寻到吗?

@林洋洋博客 采用 CC BY-NC-SA 4.0 授权协议,转载请注明来源,谢谢!
@微信公众号:picbook(成年人的童话)。文章持续更新中(生活,绘本,书籍等分享),欢迎大家关注^-^。